女性生理观影报告

文/布宜诺斯

女性生理观影报告。       从《苏州河》到《花》,娄烨惯于以女性视角,描绘女性情感,从爱到性的路途上,从未停止探索。《浮城谜事》本身改编自天涯网帖,是女性倾述心事,直陈作为“正室”怎样报复老公和小三的故事,因此采用女性视角来讲述整个故事无可厚非,且最终呈现出的影像,却带着一点男导演对女性观众乃至女性群体的挑战意味,值得一谈。

女性生理观影报告。女性生理观影报告。【暴力和性】
女性生理观影报告。       作为女性观众,片中最让我疑惑的一处,应该算是郝蕾饰演的陆洁主动引导的一次粗鲁性爱。其时她在“小三”桑琪引导下,见到了丈夫乔永照与“小四”蚊子在一块,随后在大雨中暴打了女大学生蚊子,陆洁精神恍惚地回到家里,丈夫、女儿、保姆都在,她自顾自上楼到卫生间清洗,并且呕吐,乔永照察觉她神态不对,上来询问,她用很粗暴的方式开始吻永照,并且索要性爱,甚至让永照感到“疼”。这里明显是男性与女性行为的偏差。在传统的男性范畴,“性”往往意味着占有,是“得到”,是所有权的宣告,在此娄烨把这套理论嫁接到女性陆洁身上,让她进行发现小三——惩罚小三——宣告占有的一系列行为,以“性”来彻底完结,但是在传统女性的观点范畴,“性”往往意味着给予,恰好与男性观点是相对的,而且千百年来道德约束下指向的心理需求是“洁净而唯一的给予”,因此大多数女人在知晓男人出轨后的第一反应都是“嫌脏”,拒绝欢好。影片中陆洁是个传统而正常的家庭主妇,虽然有心机有能力,但没有理由让人认为她会有两性置换的性心理,因此陆洁此处的行为,作为女性观众而言,难免会感觉错愕、不解甚至恶心的。
       在一部分男性的潜意识里,暴力和性往往是等同的。娄烨的上一部作品《花》中也出现过女人遭受暴力强奸,不但没有愤怒,反而对施暴者产生感情的描绘。《浮城谜事》中乔永照和“小三”桑琪的一场暴力性爱,再次照搬了这个模式。在永照得知桑琪骚扰了陆洁之后,对她大光其火,施以拳脚,桑琪毫无还手意识,捱了所有肉体责备之后,还马上承接了永照粗暴的性爱。从旁观者来看,桑琪是不可能有愉悦的,而从女性的旁观者来看,还会为她产生愤慨——这种来自男人的心理、肉体的双重蹂躏,你就这么一声不吭照单全收了。进而推之,就算要拍女人做“小三”就一定要受辱,那这份侮辱也不应以这样的方式来自这个男人。娄烨本着女性视角对女性心理进行探索,难免还是带着男权主义的愉悦感,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桑琪这个“小三”的角色需要。

【犯罪的限度】
       《浮城谜事》对原帖故事最大的改动在于加入了犯罪线,往家庭情事里面塞进了凶杀戏码,出于商业需要无可厚非,但对其中“小四”蚊子之死的渲染,却独独强调了女人的恶念,令人心生寒意。蚊子之死,由陆洁的石块砸头和桑琪的狠心推搡共同造就,娄烨特地安排了冗长的镜头表现她从山坡一路滚下,砸地、晃晃悠悠站起,被车撞,身躯被血和雨共同包裹着倒卧在地,慢镜、特写对准蚊子血肉模糊的脸,极致渲染,令人疑惑是否有此必要。首先对于大多数女性观众来说,画面过于血腥了,其次在于蚊子死的本来便很突兀,她很“不该死”,如此渲染是在哀叹这条年轻生命?或仅仅在讽刺当今社会复杂而轻浮的男女关系?再次会让人反思的是,女人的嫉妒心是否在此被男性导演妖魔化了。
       相对女人的“嫉妒杀人”,男人的“施暴”更被娄烨平常化了,除上面提过永照对桑琪之外,还有片头车祸发生后,富二代对倒在地上的蚊子狂踢不止,直接促使她死亡,导演讽刺“我爸是李刚”的时代精神很好,却也写实得让人不适;另一处则是永照用棍棒把流浪汉活活打死,更是让人感到为暴力而暴力,瓢泼大雨是天在失控,血肉飞溅是人在失控,被推向极致的情绪达到令人作呕的境界,后面流浪汉泡在水中胀大的尸体又加上一记。因此希望娄烨打“女性视角”招牌,发展“女性电影”的路途中,还是更照顾点女性观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吧。

(腾讯娱乐专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布宜諾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网站发布于娱乐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女性生理观影报告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