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颗教育共享卫星:飞吧,少年星!

中国首颗教育共享卫星:飞吧,少年星!。2017年1月,中国少年微星计划进入造星环节,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轫等航天专家的指导和鼓励下,学生代表完成了少年星一号原型样星的研制与组装。

九天微星可能是中科创星拍得最快的一次板。从与创始人见面到做出投资决定,中科创星只用了一周时间。

中国首颗教育共享卫星:飞吧,少年星!。中国首颗教育共享卫星:飞吧,少年星!。目前,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的少年星测控主站已经建成,位于海南文昌中学、东莞科技馆、郑州四中、安徽太和三中的少年星测控分站也已完成建设,北京市第五十七中学、北京市永泰小学等校的测控分站正在建设中。

未来,所有建有卫星测控分站的中小学,均可以开设卫星测控科普课程,让同学们在教室里获得天地互动的巅峰体验,唤醒学生对未知以及未来的深层探索兴趣,引导学生将视角由地面提升到太空,将思考的维度由个人和学校扩展到全人类,更有远见地追逐有意义的学习。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兼COO彭媛媛说。

在谢涛看来,商业航天的发展路径是通过不断降低成本,加快产品迭代周期,抓住市场机遇,解决活下去的问题,再实现小步快跑,促动技术的创新。在星际大航海时代中,我们只有像海盗一样,才能与国家队一道,真正从创新源头上与美国等航天科技强国竞争。

航天国家队造卫星,追求的是万无一失,但商业航天的理念是勇于创新、包容失败的。谢涛开玩笑说,航天五院造的卫星,绝对不可能在我们这么简陋的仓库里出厂。

少年星一号长10厘米、宽10厘米、高34厘米,重3千克,设计寿命一年,是中国少年微星计划的重要成果。

中国首颗教育共享卫星:飞吧,少年星!。2月2日15时51分,一颗小卫星搭载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升空。

九天微星教育事业部产品总监李天麒曾在体制内的航天科普岗位工作过五年,他坦言,商业机构开展航天科普,能发挥的作用可能比体制内更加积极。体制内机构做科普,受到机制、经费等约束,区域性较强,可持续性却不够高,而且科普的内容也偏标准化一些,这些问题都是商业航天公司能够避免的。

目前,美国、俄罗斯和欧洲等国家均在积极推动商业航天发展。其中尤以美国商业航天发射活动次数遥遥领先,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蓝色起源等美国商业航天企业的代表,已经开始积极与美国的国家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开展合作,涵盖了航天产业的各个领域,迅速占领世界最高水平。统计数字表明,2013~2016年,美国商业航天年均增速为22%。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颗重3千克的立方星,不但是我国第一颗教育共享卫星少年星一号,它还是一家商业航天公司研制完成的。

该计划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中国教育学会联合发起,是首个组织中国青少年广泛创意、动手设计、参与制作卫星的航天科普教育活动。2016年4月该活动启动后,共吸引了全国1000多所学校的超过10万名中小学生参与卫星功能的创意设计。

完成在轨测试后,少年星一号将面向建有卫星测控分站的中小学校和教育机构开放卫星通信资源,服务于全国中小学生,成为推动我国中小学航天科普教育实践的一个全新支点。

承载10万+梦想

这也是中科院西安光机所旗下投资平台中科创星所看重的优势。成立于2015年6月的九天微星是中科创星的首个千万元级别的天使轮投资项目,以卫星物联网和航天太空教育两大业务板块双轮驱动。

这颗卫星上天后,将实现UV频段无线电存储及转发功能,并进行空间成像试验、物联网用户链路验证等。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说,而这些卫星的操控将由学生参与。

此外,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给予了公司很多支持,公司联合研究所共建的航天科普研学基地将于2018年中在西安落成。

有意思的是,少年星一号也是首个在发射前就收回了成本的卫星。围绕少年星一号,九天微星开发了从课程、教具到测控站基础设施的完整产品体系,这让少年星一号有望重新定义我国航天科普教育场景。

而九天微星基于少年星研制与测控的中小学航天科普课程体系已经初步建立,立方星套件已更新至第四代,公司所开发的教育解决方案也走进了北京四中、海南文昌中学、郑州第四中学等全国数十所名校。

体制外的海盗

重新定义航天科普

此后,在原型样星的基础上,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投资企业北京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完成了卫星的专业研制和检测。

此外,九天微星还打算建设一个移动式的测控站,可以开到全国任何一个卫星过境的地方,把卫星测控的体验带给当地的孩子们。

但这种小而灵活、允许试错的模式,可能也正是依靠举国体制、相对封闭的中国航天所需要的。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网站发布于星际宝贝3,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首颗教育共享卫星:飞吧,少年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