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女人和男人——《七月与安生》

女人、女人和男人——《七月与安生》。友情岁月

女人、女人和男人——《七月与安生》。《七月与安生》这部电影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它甚至让我重新去看了安妮宝贝的小说。影片中一切都恰到好处,不管是音乐还是画面、以及电影节奏,电影感十足。它不但没有特别尴尬让人出戏的台词和画面,也摆脱了原著中无病呻吟的文艺腔,并且影片中两个主演都非常具有表现力,奉献了非常有魅力的荧幕表演。

女人、女人和男人——《七月与安生》。这是一部叙说友谊的影片。关于友情的电影远远少于爱情电影,关于女性友谊的电影更少。华语电影中,男性友谊拍得最好的是吴宇森,从早期的《豪侠》中的拔剑为知己的豪侠情怀,到《英雄本色》《喋血双雄》《辣手神探》《纵横四海》中现代兄弟情,或喜或悲壮,吴宇森的电影中,只要知己相逢,就有豪情万种,江湖兄弟情极度浪漫化抒情化。

女性友谊的片子,《自梳》或许算是?玉环和意欢二人所演绎的广东顺德自梳女子的姐妹情深、生死相许的情谊。《青蛇》的主题是情欲和人性,白蛇和小青的相爱相杀也是一大看头吧,小青对白蛇亦步亦趋地学习,学习扭啊扭地走路,学习情,学习爱,直到最后小青问一句“姐姐,你为了一个许仙放弃千年道行,值得吗?”的时候,深情是生死的教训,而小青眼角的那滴泪,不知为谁而流,但惊魂动魄不过如此。大概情到深处,不管是什么情,爱情、友情都是生死相许的吧。《七月与安生》这部青春片跳出了固有青春片的爱情中心叙事模式。它像是现代版的《青蛇》,七月和安生从十三岁开始认识彼此,两人的青春和成长,并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女人、女人和男人

这部电影中,七月和安生就像是一个女人的正反面,男性的家明是一个爱情符号。七月和安生从十三岁认识彼此,一生互为彼此最重要的人。张爱玲的少年好友炎樱曾经说:“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它自己”。七月看似安静,安生看似飞扬,但拥有同样不羁放纵的灵魂,安生就像是七月的蝴蝶,七月像是安生的“花”。两人互为印证,当安生是那只放荡不羁以梦为马的蝴蝶的时候,而七月就是那朵固守一隅安分守己的花,当安生泊岸后,七月变成了安生梦中的蝴蝶,她们是并蒂莲,双生花,是彼此的魂。

女性情谊是这部电影最主要的的叙述对象。而女人之间一旦结为知己,就容易互为启蒙,互为镜像,甚至是互相救赎。其感情比爱情故事更加热烈、长久而执着,爱恨纠缠更深。男性往往在女性友谊中成为多余的存在,被女性空间排斥,甚至驱逐出境。从十三岁认识彼此开始,七月和安生允诺彼此永不分离,她们分享一切,七月将破碎家庭出生的安生带回自己正常平凡温暖的家,分享自己的家庭的爱,当安生漂泊四方的时候,她每到一个地方就给七月写明信片,她分享自己所见所遇所感,天涯不过咫尺之间。她们互享彼此生命历程所以最后安生让家明回去说永不再见,七月让家明逃婚以便自己出走他乡。对于安生,家明永远没有七月重要,对于七月,爱情没有自我重要。两人拥有同样自由自我的灵魂。家明作为一个爱情符号,被女性的自我叙事放逐。

电影中,安生和七月争吵得最激烈的一次,两人将家明留在门外,将门锁上,男人在这里是沉默的他者。这是电影中两人争吵最激烈的一次,在这里,电影似乎要陷入俗套,每当“姐妹情”遇到男人的时候,女人意气用事,她们嫉妒、猜忌、争吵、抱怨、鄙夷、甚至辱骂对方,就像夏天阴晴不定的雨,她们的友谊好像一碰就会碎。

但是在这部电影中,每一次离别的裂缝都会在下一次的回忆中被重新弥补。不断地破裂,然后回到现实,然后陷入回忆,然后回到彼此身旁。镜子再碎,灵魂深处仍旧看见彼此,她们仍是彼此最思念最放不下的人。电影中,家明是镜子碎裂一次又一次的原因,是两人难以跨过去的坎,最终这道坎只会被用来印证七月与安生的友谊,完成女人的自我追寻。男人只是她们渡河的筏,一旦她们到达彼岸,河中会漂下她们的过去身,她们蜕变新生后留下的旧皮囊。

所以最后,我们看到安生在镜子中看到七月,两人相视一笑。安生在书的最后落款“七月”二字,你即我,我即是你,我们是soulmate(电影英文名,灵魂伴侣),一切尽在不言中。

最有名的女性友谊的片子应该是《末路狂欢》,被誉为女性主义的代表作。为何女性之间的友谊或者女同的片子会成为对男人的反抗?因为女同或者女性友谊的片子往往是对男性中心的偏离和解构,女人之间的关系比男女关系更重要,女人不再是爱情或者男人的附庸。爱情并不是生命的全部,爱情算什么?男人算什么呢?男人是冲突、矛盾的缘由。两人相遇的最初没有他,矛盾却因他而起。男人已经退出舞台中心了,舞台上盛放的是两位女主。

此片以两人十三岁时树林中的奔跑和欢声笑语开始,以两人的相视一笑结束。在电影里,男性家明一直都是被动的存在。开始,他是被认识的,被选择的对象。她们爱,她们恨,她们存在,她们非常自我,她们主动选择,她们主动放弃。故事的高潮不是谁的婚姻或者爱情,不是谁成了谁的眷属,而是最后两人相逢一笑,互为镜像。

弱水三千,不如知己一见

有时候,我觉得友情比之于爱情,更加纯粹,更加虚无缥缈。爱情有性、荷尔蒙的吸引力,亲情有血缘的牵绊。唯有友情是镜中花,水中月,是凭空建造壮丽楼阁。

真正的情,不管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都是动人的。古人说“君子死知己”,只因为知己千载难逢。刘勰在《文心雕龙》中专门有《知音》篇,其中就叹曰:“知音其难哉!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蒲松龄在《娇娜》的文末中说道:“余于孔生,不羡其得艳妻,而羡其得腻友也。观其容,可以疗饥;听其声,可以解颐。得此良友,时一谈宴,则‘色授魂与’,尤胜于‘颠倒衣裳’矣”。肉体之欢爱不如精神之神交。佳丽三千不如知己一见。

友谊是奇妙的。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平庸而普通,如同地上的石头,一颗颗孤零零地散落在地上,但是如果串起来,它们将熠熠生辉,如同天上的星辰,是唯一的星辰。

因为它的纯粹和虚无缥缈,所以友情故事的书写,也更加困难。爱情可以有一个确定的结局,或是分手天涯各一方,或是结婚相伴终生。亲情是血缘关系。友情呢?友情好像很难讲,更别说讲好了。所以很多时候,电影中友谊是被省略、受忽视的部分,所以一个故事的主线往往都会交给爱情关系。而那些继续进行的友谊往往是变质的友情,不是腐了,就是基了。屏幕上,荧屏中,异性友谊非常容易变质,并且为迎合某种市场,同性友谊也不断升级。腐的腐,基的基,纯粹的又往往是甲醇。难得此片,清冽甘醇如桂花树下一坛女儿红。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网站发布于星际宝贝3,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人、女人和男人——《七月与安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