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

一直很想为我爹写点东西,只是很多时候,都不敢下笔,生怕写的不好,还不如不写。

想了很多题目,很多开始,很多铺垫,在下笔的那一刻,终究用了最平淡的这一个,在经历了岁月的洗刷后,我越来越相信,越是平淡中才能看出真情,轰轰烈烈,有一次就已经够了。提笔至此,眼泪居然就已经蓄满眼眶了。

小学的时候经常被老师命题写作文,看多了范文,总见题目是:我的爸爸,然后开始,我的爸爸是一名**工人/农民,他有着什么样的眼睛,什么样的鼻子,很严厉/很温和。我的爸爸呢?他身份比较多,我爸是农民,也是工人,还是老板。

据我妈说,我刚会开口说话的时候,颠颠儿喊了个爸爸,我爸害羞的跑掉了,每次提起来,我妈都会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当然,这件事情作为当事人的我不记得,另一个当事人的我爸从不承认。

我爸。记忆中我爸很少亲我,也很少抱我,我甚至不记得他的怀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也从不喜欢说“我爱你”,他喜欢用长了两天的络腮胡子扎我,看我嗷嗷直叫,自己就乐了,好像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一样,这真是一个招人喜欢的恶趣味。

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我调皮,踩了好多的麦苗,我爸很生气,让我站在炕头,高高的抬起脚,慢慢的落到我屁股上。说真的,挠痒痒都比这个劲儿大,可是我哭得凶的不行,到半夜还不肯睡觉。这件事过去了很久,我爸提起来还说:那个时候真心疼啊,看你哭的那个样子又觉得你是真倔,像头牛,是我闺女,跟我一样。心疼不是靠说出来的,我爸以后再也没打过我。

我爸从不肯让我受一点气,我爸说:我的闺女,我自己都舍不得打,怎么能让外人欺负了去。我爸说:你在外面不要惹事,但是如果别人欺负你,你一定要欺负回去,打不过的时候就跑,回头叫人一起打。哈哈,真是个可爱的爸爸。

我爸。我爸。10岁,我爸弄了个抽水泵,给人浇地,河边搭了个大棚,晚上冻死白天热死,我拿个凳子趴在门口写作业,看着河里浑浊的流水,脑子里想着昨天晚上看的舒克贝塔的剧情,我爸回来一趟又出去一趟我都不知道。我爸说:让你看东西啊,你不把自己丢了就不错了。

我爸。我爸做菜很好吃,家里来客人都是我爸下厨,悄悄说一句:我妈做的菜真心不好吃,千万不要被我妈知道。我爸从来没有跟我妈打过架,向来是我妈发脾气,我爸看我妈发脾气,我看着我爸看我妈发脾气。我妈发了脾气自己叨叨两句,就该干嘛干嘛了。

我过年的时候住在舅舅家,我爸跟我妈说想我了,我妈让接我回来,我爸说:孩子在那儿高兴,什么时候愿意回来再回来吧。我那时尚不知道什么叫做想念。

我爸喜欢喝酒,喜欢交朋友,待人忠厚,对什么人都掏心掏肺,又架不住劝酒,总是喝多。喝多以后被人扶回来、抬回来,有一次大冬天居然掉进了水里,幸亏我一个伯伯跟着,回家之后我妈给他找衣服他还不穿,气得我妈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喊着不过了。这个真不好。

我爸。四年级,学校拆迁,要求学生每人交100块钱助学费,我爸不交:凭什么交这个钱,该学习照样学习,不用管,在抗争了两天后,我跟一群交了钱的同学一起上课了。

我爸不是一个细腻的人,很少告诉我什么大道理,只是身体力行的教给了我许多,可是他的“放养”“宠闺女”的政策却让我在长大的过程中明白了尊长、爱幼、谦让有利、学习、坚持……随着我慢慢长大,这些东西已经随着我长成我身体的一部分。那个时候,我13岁,清瘦的身板,一阵风都能刮倒。

13岁的那年,我爸开始自己领人干活,一天从早忙到晚。我爬高踩低,假小子一样到处窜,然后摔了胳膊,妈妈不在家,我把给我向学校请了假,后来有一天,学校说要去照相,我爸把我长长的头发梳了两个辫子盘在头顶,至今我都难以想象那双因为常年劳作而愈显粗糙的大手是怎么灵活的给我梳上的头发。我爸买了手机,诺基亚1100,我整天抱着手机,幼稚鬼一样乐此不疲的玩儿打电话的游戏。少时的记忆总是那么深刻,时隔十几年,在自己换了六七个手机,身边人一波又一波更换手机号之后,我依然清楚的记得我爸的手机号码。

我15岁,依然瘦的像根竹竿,我给我爸做面条,我爸打卤。我爸说:等以后你出嫁了我去你家你就给我煮面条吃,不要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没过几天,我爸外出路上被车撞了,我放学回家,抱着我爸打着石膏的腿哇哇的哭。隔几天我给我爸洗脚剪指甲,我爸说:你看我闺女多懂事,要是别人家孩子早跑去玩儿了,我听了直想哭。

我爸的朋友们带了很多营养品看他,他说自己不喜欢吃,全都给了我们,我洗了葡萄,我爸说挺好吃。年少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珍惜,以为这样就可以幸福一辈子。我知道我爸喜欢面条,喜欢韭菜馅饺子,喜欢喝酒,还喜欢喝酒的时候也给我倒上一瓶盖,看我辣的直伸舌头,恶趣味的哈哈大笑。只是,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爸喜欢吃什么水果。

我磕磕绊绊长到了16岁,平安上了高中,在高一下半年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光荣的由于一个台阶崴了脚,咬牙坚持了半个月,最后发现腿都肿了才吓坏了,给我爸打电话说了以后,我爸扔下手里的工作风风火火接我,找了个摸骨的中医把错位的骨头接了回去,大夫说:你这姑娘真能忍,脱臼了那么多天都不吭声,这要是再接着长你就瘸了。我爸千恩万谢了大夫,回去路上很认真很认真的告诉我:有什么事儿立刻跟我说,不要拖着。我心里像喝了蜜,眼里呛了洋葱。

17岁,我妈去了天津,一个月回家一次,我寄宿,一个月两天假期,跟妹妹作伴回家。5月,草长莺飞已过,郁郁葱葱未到,阳光正好,春光正好,时光正好。我妈回家,和我爸接了我跟妹妹,走在街上,妹妹挽着我妈的手,我挽着我爸的胳膊,果不其然,我爸又害羞了。我像发现了世界上最奇特的事情一样,哈哈乐的直跳高,那条街叫安顺街,总长不超过1000米,可我觉得,那条路走的缓慢悠长,好像一辈子的幸福时光都在那条街上静止了。中午吃的那顿饭,在以后吃了无数次同样的东西之后,再也吃不出当初那种味道。

暑假,我想去同学家玩儿两天,我爸不许,我去了姑姑家住了几天,被叫回去,热的像条狗一样天天窝在屋子里恨不得吐舌头来散热。我每天早上给我爸找出干净的衣服让他换,中午挺尸睡大觉,然后在下午四五点凉水洗衣服,拖着腮帮子吃冰棍,看着电视抱怨天热,我爸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回来还要告诉我哪里有钱,叫我自己买东西。

这样的日子在持续了三天以后,在深夜被我叔叔咚咚砸门的声音打断了,爷爷告诉我:儿啊,你爸没了,我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目目的看着前方,我爸,没了?好久才扑通一声掉到地上放声痛哭。到第三天,我看到医院送回来的我爸:脸已经被整过,看不出伤疤,我那样看着,总觉得是我爸撒了个弥天大谎,那个冷冰冰躺着的只是个陌生人,他们都搞错了。又觉得像是经历了一场冗长的噩梦,总是想着梦醒了就没事了。

可是不管我内心怎样的不愿意相信,怎样的抗拒,那个拿胡子扎我的我爸,给我倒酒的我爸,说以后要去我家吃面条的我爸,始终没有再回来。我爸短暂的一声就这样戛然而止,没留下一句话,没说一个字,当真是挥挥衣袖,化作云彩。若风知道,会不会在夏日给我爸吹去一丝清凉?若雨知道,雨必然是知道的,不然怎么会纷纷扬扬下了三天?风雨凄凄,杨柳依依,也必定是知道的吧?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 装做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 转身泪湿眼底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谢谢你做的一切 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总是竭尽所有 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

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可是你已不在我身边,清风能捎去安康?

愿你成长,愿你安眠,愿你与世界温暖相拥,美好相伴。平安喜乐,勿忘心安。

这时间是2015年5月8日17:00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网站发布于威尼斯游戏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