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无罪

01

喜欢你没错,可爱错了人,彼此也就陌生了。谁还不是谁曾经路过的旅人呢,别争执了,那就放下好了,反正我们都无罪。

图片 1

我们都无罪。02

小镇夜幕降临,灯光忽闪着点亮了昏暗。

住在灯光盏明高楼里的女孩,有点儿不特殊,正悄悄在月光下考虑着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隔壁家的灯光也在继续忽闪着,那男孩的漆漆影子渗到粉刷得雪白的墙上。

我们都无罪。台灯自然盖不过楼下不远处灯红酒绿的繁闹夜市,或许它只是昏暗了些,小虫蹬蹬腿,犀利地看着这男孩。他仿佛看到它了,男孩扶了扶眼睛,温和地对着它微笑。“他可真像哈利·波特。”第一次看见他的人总是这么说。他就是很可爱,打眼一看就招邻里相亲喜欢。

女孩看不惯男孩,却又必须看男孩,还是每天两面:太阳出门上班和月亮准备上班又塞车塞在门口。他们很多年就只重复着一句话:“Hi……” “嗯……”。

03

我们都无罪。这天晚上,男孩房间的灯光早早就落下了“帷幕”。

因为这是周末。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没有繁重的达标通关考卷,也没有永远不满意人的浮夸喧嚣。

关灯前,他照旧拨动了一下去年妈妈送给他16岁生日礼物——“中考倒计时一百天”模拟计划。

我们都无罪。他闭上了眼。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在黑暗里摸索着,摸索着将步子挪到桌前,轻巧地将“模拟计划”往回翻动了一页。

04

周末异常愉快,女孩这个周只埋怨过5个“不讲理”的人,男孩这个周又交了5个朋友。男孩妈妈出门买菜碰到了女孩,女孩正在等着什么。

男孩妈妈看到了女孩,好像并不是因为女孩那永远斜竖着的倒八字眉,她盯着她。女孩似乎还没看到男孩妈妈,仍摆弄着她打底了三四层的眉毛。

男孩妈妈也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毕竟儿子遗母。男孩妈妈张望了一小会儿,很快回过神来,低头埋见“带刺儿的黄瓜”便宜了,拿了袋子赶忙往里装,生怕慢一点儿这黄瓜就卖完了。

女孩也挑弄完她的美眉,东张西望地南瞅瞅北往往。忽然,她的视线落在了男孩妈妈身上,逗留了一会儿;她想尽力显示出自己的温文尔雅,于是,她走到了男孩妈妈面前,轻声细语道:“阿姨,您也来这儿买菜啊……”

“是啊,媛媛,我刚刚看到你了,你好像在等人,我就没过去打扰你了。”

“嗯,阿姨……那……我先走了……”

“行,你忙去吧。”

“阿姨再见。”临走前,她还刻意地弯下身子朝男孩妈妈鞠了个躬。邻里相亲的小毛病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管怎么掩饰,男孩妈妈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可女孩并没有这么想。

女孩深信,男孩妈妈一定看到她在那儿站着,故意不去打招呼。

04

图片 2

她开始讨厌男孩妈妈。自然,与男孩妈妈有关的一切也都变成了罪孽:男孩妈妈放在阳台的花遮住了仅有的一点瑕疵,女孩的脸。所以在这之后,每当女孩经过男孩家楼下,都会不自觉的“啧啧”起来。

渐渐地,女孩毫无保留地带走了十几年对邻居男孩说的五千多声“嗯……”

05

那楼在一点一点变昏暗,小镇睡着了。

女孩还没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她睡不着,她总是这样。她脑中又浮现了今天在学校和她吵过的男男女女。一想到这儿,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今天的她好像不太一样,她竟然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些事。于是,她睡了。

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一个身着绿风衣的翩翩男子,戴了一个大概是八九十年代才会用的头盔,胯下驾着的是已到男子腰部的闪光摩托。

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隐隐约约糊摸到眼上的墨镜。“他该不会是来接我的吧……”她的妄想症又犯了,再加上花痴,她陷入梦境。

“擦擦,擦擦……”好像是树叶划过风霜,又仿佛是匆匆赶来的脚步声。

好奇心使人坚定的去做条件反射。她移开她自认为很美的两颗小眼睛,对着或许即将出现的人。

朦胧覆盖了迷惑的双眼,被风沙呛着的她又开始抱怨起来:“什么狗屁东西啊!妈的,老娘还以为是什么人呢!风真他妈的浪费我时间!”嘟哝嘟哝。

风沙持续着,丝毫没有减弱。

“嘿,女孩!”

有人在叫她。

她回过头来。望着绿风衣男子。绿风衣男子依旧瞪着地。

“What?”

弱不禁风的另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她好像有点儿迷糊。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网站发布于地狱摩托2,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都无罪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