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

物华天宝北京湾,

燕蓟大都八百年。

皇城脚下多故事,

胡同巷里有笑谈。

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嗨,朋友,看到标题别吃惊,八大胡同?对,没错,就是老北京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风月场、名伶地、纨绔街“八大胡同”。

要说最初的“八大胡同”,指的是北京前门大栅栏外包括百顺胡同胭脂胡同石头胡同韩家胡同陕西巷王广福斜街(今棕树斜街)、朱家胡同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李纱帽胡同(今小力胡同)在内的八条胡同,堪称当初帝都皇城烟花柳巷的CBD啊。

为何这么说呢?那是因为清代北京妓院分四等:头等称“大地方”或者“清吟小班”、二等称“茶室”、三等称“下处”、四等叫“小地方”;而这八大胡同则汇集了众多的“清吟小班”和“茶室”,再加之周遭梨园班伶人众多、名流雅士云集,自然叫响了名头。

如今的八大胡同已然物去人非,甚至沦落为赫赫京城最为凋零破旧之处、正所谓:

曾经繁华皆烟云,
人与往事俱成空;
雕栏玉砌应犹在,
今个带你兜兜风——

这不,三九的第三天,天虽晴朗但寒风凛冽,我却骑着“小黄”转起了“八大胡同”。

从南新华街左转进入臧家桥胡同,行至尽头右转前行不久,就到了著名的五条斜街交汇处——五道庙。北京城标准的方方正正路巷格局在这里破了例,算是独特一景。这“五道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在佛道中还蕴意天神人神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禽兽神饿鬼地狱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的“五道轮回”说,嘿,个中道理深了去了!

图片 1

五道庙铁树斜街之南,便是大名鼎鼎的韩家胡同。韩家胡同又叫“韩家潭”,当年坐落着多家清吟小班和茶室,也是伶人活动之地,徽班进京三庆班处所,堪称京剧发祥地,有“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唱戏的不离百顺韩家潭”之说。李渔的“芥子园”也在这里。

韩家胡同10号同福班妓院的遗址,当年的清吟小班之一。不过今天不巧,赶上胡同做电信管线铺埋,院落房门紧闭。从院落外貌来看,已然没有当年模样。

图片 2

迎着午后刺眼而有些暖意的阳光西行, 我寻到了韩家胡同25号,也就是当年李渔在京故居、“芥子园”遗址。“芥子园”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因其精致小巧题名曰“芥子园”。园中叠石缀景、亭榭楼台、珍华奇木,清雅别致,为京师著名私家园林之一。如今已面目全非,现为西城区教委中小学生卫生保健所。

图片 3

与“芥子园”紧邻的韩家胡同27号即“庆园春茶室”遗址,当年也是一处清吟小班。由南北两栋楼房及东西平房组成,建筑结构比较紧凑,楼梯设于天井之内。这庆园春当年既有餐馆又有茶室,可谓“食色不分家”。如今院内加建狭窄,唯有外墙朱檐雀替可见当年模样。

沿着空旷的胡同继续西行,很快寻到百顺胡同40号,即“斌庆社”遗址。

斌庆社是著名的京剧社班,著名的“斌庆三春”——李万春、蓝月楼、耿长春就出自这里,演技精湛、闻名遐迩。

图片 4

与斌庆社遗址相隔不远,可以看到百顺胡同49号茶室遗址。百顺胡同49号遗址建于清末民初,原为“八大胡同”中的二等妓院。

该茶室的建筑立面设计精细,有基座、壁柱和仿西洋柱式,柱头有变形的爱奥尼涡卷和卷草雕饰,为该区域少见的西式风格建筑。虽然建筑内部私搭乱建严重,但精致的楼梯仍可显现当年气派。

图片 5

从百顺胡同向东转出即行入南北向的陕西巷。历史上陕西巷的故事颇多,容我一一探来。

前面就是陕西巷52号、当年的清吟小班上林仙馆遗址,为两层砖混结构的小楼,院落为两个“凹”字形并列合成的“山”字形平面,有走马廊。如今已成阿来客栈及赛金花、小凤仙文化馆。

图片 6

上林仙馆为京城著名侠妓小凤仙居住的云吉班旧址。当年蔡锷为麻痹袁世凯经常出入风月场,并在小凤仙掩护下出京至天津与梁启超会合,共谋反袁大计,并最终于云南通电讨袁,留下一段历史佳话。

陕西巷67号茶室为当年二等妓院天福班的遗址。二层砖木结构楼房,院内有楼梯,二层周围为走马廊通向各房间,系当年妓院建筑普通采用的建筑形式。如今院内已杂乱破旧不堪,唯有建筑外墙立面仍可看出往昔气势。

图片 7

在陕西巷中段东行,进入榆树巷。这是一条小胡同,却因名妓赛金花而出名。

榆树巷1号即为京城名妓赛金花旧居。旧居为两层楼房,楼上楼下各七间;楼前有两进院落,楼房正立面比较讲究,二层前廊用铸铁柱,门窗均用砖券、券脚有花饰,砖墙、壁柱和券脸均用青、红砖间隔组成,堪称是当年的“北京洋房”。

图片 8

赛金花的名字与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历史相关联。赛金花原为清朝同治年间状元、著名外交官洪钧的小妾;洪钧死后赛金花行业八大胡同,并与八国联军总司令、德国人瓦德西相识。后来的故事很多人都熟知,她用枕边风软化瓦德西,为京城减少了血腥与杀戮,也算是巾帼豪杰了。

如今的赛金花旧居凋零破旧,令人唏嘘时光似蚀、岁月如刀,只能在眼前的残红锈柱间追思往事了。

沿榆树巷向东行不远,即可进入石头胡同,这里有两处梨园名人故居,引人驻足怀思。

石头胡同37号张二奎故居。张二奎曾先后为四喜班、和春班主演和主持人,与程长庚、余三胜并称“老生三杰”,“三鼎甲”,声名远播。

今天的故居清冷凋敝,三九严寒之际已极少有人在此居住,不胜“颓寂”之感。

图片 9

*石头胡同61号*余三胜故居。故居由前后院及南跨院组成,内有游廊。

余三胜随徽班进京,后任春台班首席老生,嗓音醇厚、唱腔婉转动听。其子余紫云为名旦,也是“同光十三绝”之一,其孙为“余派”老生创始人余叔岩。

图片 10

沿陕西巷北接铁树斜街,向东不远便是朱家胡同。朱家胡同45号是一处二等妓院遗址,约建于民国初年,为砖木结构两层楼房,平面布局呈现“凹”形。建筑立面精致,正面刻有“临春楼”三字。

图片 11陕西巷

沿着朱家胡同向东南行过两条胡同,进入了棕树斜街,即以前的王广福斜街。

棕树斜街87号 ,可见同善水会遗址,过去为八大胡同提供消防服务,今天的“消防队”。

图片 12

而隔壁的棕树斜街89号茶室,则为二等妓院遗址。茶室为二层砖木结构小楼,二层有走马廊,庭院有高大的罩棚,令人印象深刻。

图片 13

从棕树斜街向北穿行至朱家胡同尽头,便是大栅栏西街了。西街在观音寺分叉为铁树和樱桃斜街,这两条斜街分布着众多的名人故居,也是我曾经多次寻访的目标。

两条斜街中靠北的是樱桃斜街。樱桃斜街27号新凤霞故居,是一处两进四合院,原有垂花门将院落划分为里外二院,如今已是杂乱民居了。

在新凤霞故居上空,难得一见的晴空鸽哨,令人心情倍爽。

图片 14

继续西行至樱桃斜街34号,为梨园公会旧址。梨园公会为老北京梨园官方管理机构,门额上的“梨园新馆”及门楣上的“梨园永固”匾额,均为名老生时慧宝所书。由两进院落组成,如今已基本无人居住。

图片 15

从樱桃斜街斜穿过短短的巷道,即进入了铁树斜街,这里有两处名人故居值得关注。

铁树斜街100号,为杨隆寿故居。寓号“荣春堂”,该院坐南向北,由五座院落组成,按天、地、元、黄称之。

杨隆寿12岁入“双庆班”习武生,曾创办“小荣椿科班”,培育出杨小楼、程继仙、郭际湘、叶春善等名京剧名家。

图片 16

而相对邻的铁树斜街101号,是梅巧玲、梅雨田故居梅兰芳诞生地

梅巧玲随徽班进京入“福盛班”习昆旦,后投至罗巧福门下学京剧青衣、花衫,嗓音圆润、扮相俊雅。

图片 17

梅雨田则为梅巧玲长子、梅兰芳伯夫,世称“胡琴圣手”。

该故居为二进院落,均由正房及配房组成。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于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农历九月十四日在这里诞生。

选择瞻仰梅兰芳祖居作为我今天行游的尾声,完全是出自一份内心的敬意。我曾经不下四五次来这里寻访,每每面对凋敝破旧的大杂院,尤其是横贯院门外倒坐墙的男女厕所,心中不胜感慨。

一代梨园宗师出生地竟至如此残萎不堪,且为圊臭围合,这是那般的意境呢?

阳光些微西斜之时,我结束了凛凛寒风中的八大胡同之行,便以四句杂言做跋了——

青楼当大道,
高入浮云端;
胡同有风雨 ,
还说章台人。

本文由威尼斯游戏网站发布于地狱摩托2,转载请注明出处: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